共享單車車鎖車牌損壞多,開鎖師傅工作多

  快遞員轉行共享單車維修師傅

  今年35歲的張金成在北京工作已經有三年了,在進入共享單車公司工作之前,張金成是一名快遞員,工作十分辛苦。

  后來在共享單車公司工作的朋友告訴張金成,公司正在招聘修車師傅,于是他辭去快遞員的工作,變身為共享單車的維修師傅,至今已經一年半了。

  回憶起自己之前的工作,張金成表示:“做快遞員的時候,時間不固定,早上很早就出門了,但是可能晚上十點、十一點才下班。”他告訴記者,現在的工作時間是固定的,可以正常上下班。

  未專門學過修車 更喜歡現在的工作

  張金成之前并未專門學過維修單車,但是在老家時都是自己修車。“因為我是農村孩子,老家的(自行)車很少找別人維修,都是自己修。”張金成說,一般自己的自行車壞了,買個好的配件就能修好,這樣還能省個幾十塊錢。

  在老家修車的經歷成為張金成進入共享單車公司的契機,他表示:“進入公司之后也會對我們進行培訓,單車的每個地方壞了應該怎么修,都會教給我們。”

  說到公司選拔共享單車維修師傅的標準,張金成介紹,因為修單車是個體力活,所以能吃苦能干活就能進入公司。但是與送快遞的工作相比,現在的工作并沒有那么累。

  談到工資,張金成告訴記者,與當快遞員相比,現在的工資并沒有差太多,但是快遞員的工作時間太長,自己比較喜歡現在的工作時間。

  車鎖、車牌損壞多 用App軟件匯報修理進度

  張金成告訴法晚記者,每次維修前,需要使用手機登錄公司的內部系統,查看被維修的車輛是否已經被用戶報修。“如果報修了,那么修完車之后要在內部系統里發送消息,解除報修。”張金成說,如果修好之后不往后臺系統匯報,那么單車仍然是故障車。

  說起被破壞的共享單車,張金成表示:“一般都是二維碼或者車牌上的數字被刮花、車鎖被卸掉或者直接鎖不上了。”張金成告訴記者,如果車牌上的二維碼或者車編號被刮花是沒辦法修復的,只能再換一個新的車牌。

  張金成說,之前有一段時間,很多共享單車的飛輪壞了,飛輪壞了車鏈也安不上,“飛輪是沒辦法維修的,壞了只能換新的。”張金成說,換新的飛輪時需要把整個車都卸開,這個工作量是比較大的。

  記者在現場看到,半個小時的時間里,張金成一共修好了四輛自行車,盡管當天室外溫度高達38℃,但是他沒有絲毫的抱怨。張師傅透露,每位修車師傅每天可以修近百輛車。

  在此,我們也向大家呼吁,請愛護共享單車,文明使用。